您所在位置:首页 >> 互联网
互联网

成都已找不到老街巷

2020/08/13

四川省民俗协会副会长、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携《成都街巷志》亮相书博会

最近几年,我走遍了成都府河、南河以内的街巷。全部都是街道名称还在,但是街道上的老建筑、老符号几乎都没有了。

最近,成都锦江区和金牛区关于交子诞生地的争执闹得沸沸扬扬。一条消失已久的老街巷,究竟有着多大的魅力,引起双方如此火热的争夺?而深藏在成都这座千年古城中的一条条古老街巷,又有着怎样的故事?昨日,本报专访了四川省民俗协会副会长、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

“不仅是交子街,像成都这样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城市,每一条街巷,都有着太多的记忆和故事,如果现在不把它们记录下来,恐怕就会被永远遗忘了。”作为一名独立学者,袁庭栋10年来一直从事着成都老街巷历史的研究。日前,他带着自己撰写的《成都街巷志》亮相书博会。

精彩故事发生在街巷之中

:为什么会想到从成都的街巷入手?

袁庭栋:过去一提到成都的文化符号,人们想到的就是武侯祠、杜甫草堂。它们的确能从一个方面记录反映成都的历史,但是作为一座千年古城,成都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其实是发生在一条条街巷之中。

我研究过成都的每一条老街巷,发现其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有趣故事。例如,成都最早的机械厂建在拱背桥、最早的动物园在青羊正街、最早的照相馆在桂王桥。中国最早写现代诗的叶伯和曾住在指挥街;中国早期话剧奠基人之一,曾与李叔同创作中国话剧史上第一个剧本的曾孝谷曾住在小通巷;而当年西顺城街东侧安乐寺旁边的一条小巷,曾是琼瑶小时候居住的地方。

街巷只是一个载体,发生在街巷中的故事和生活在街巷中的人,才最能代表成都本土文化特色。

交子之争无法定论

:前段时间,关于成都的老街巷,有一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就是锦江区和金牛区关于交子诞生地的争论。对此您有何看法?

袁庭栋:的确,关于交子诞生地,锦江区和金牛区争执了很久,

也都有各自的理由。但从目前来看,双方都还不能拿出切实的证据。

锦江区认为交子就诞生在椒子街,也就是现在均隆街的一段。根据来源于民间传说,认为这就是宋代制造和发行交子的地方,但因为交子使用时间不长,此后就改用“会子”、“飞钱”等,民间不知交子为何物,所以就误写成椒子街。但我认为,这个传说并不可靠。首先,并没有任何史料佐证这个传说;其次,发行交子的地方,按理应该是在成都城内的商贸中心地带,但在宋朝时,椒子街的位置还处于城外郊区,不太可能成为商贸中心。

金牛区争交子,是因为在《全蜀艺文志》的确有一段史料记载,提到了交子同城西净众寺的关系,而净众寺就在现在的铁二院附近。但是史料中所提的并不是交子,而是制作交子所用之纸生产于净众寺。就如同现在为造币厂提供纸张的地方,并不一定就是真正造币的地方。

交子出于何处并不重要

:那交子真正诞生的地方又在哪里呢?

袁庭栋:这个目前还无法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交子作为世界上最早流通的纸币,的确是诞生在成都。而且,我觉得不能将目光仅仅放在交子这么一张纸币上,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成都的背景。[NextPage]

交子的诞生,是与当时成都发达的商贸流通环境分不开的,这是交子产生的基础。此外,成都当时先进的造纸术和印刷术也为交子的产生提供了条件。很多人都不知道,成都自古以来就一直是中国造纸和印刷的中心,历史上最早的印刷品大都出自于成都,唐代最好的纸张也生产于成都。锦江区和金牛区硬要争夺一个交子产生的确切地点,其实没有必要。因为,交子是产生于当时成都经济繁荣、造纸业发达、雕版印刷术先进这三大背景之下,交子是成都的交子,至于它具体出于何处,并不重要。锦江区和金牛区大可利用各自的优势,一起将成都的交子文化发扬光大。

利用交子品牌要讲究方法

:锦江区争夺交子诞生地,与其打造的东大街金融一条街不无关系,对于利用文化优势带动经济发展,您有何看法?

袁庭栋: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某些文化优势如果能转变成经济优势,又何乐而不为呢?这是一个双赢的做法。成都过去一直以熊猫故乡自居,到最后人家想到成都就想到熊猫,想到熊猫就想到深山野林,还以为成都在大山里面。

锦江区利用交子打造金融品牌不错,但是利用文化资源一定要讲究方法,否则就会弄巧成拙。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锦江区准备将香巷子改名为交子街。交子街怎么能同香巷子混为一谈呢?我的建议是,可以将将来打造成功的东大街,选择其中一段命名为交子大道,大道里可分成几段,每段还是叫原来的街名。这样既省去变更户籍的麻烦,又能够将交子的品牌打响。

成都难觅风貌完整老街巷

:但不是所有的老街巷文化都可以为经济发展服务,这一部分文化又该如何保护呢?

袁庭栋:文化就是文化。可惜的是,现在成都已经找不到一条风貌完整的老街巷了。

最近几年,我走遍了成都府河、南河以内的街巷。全部都是街道名称还在,但是街道上的老建筑、老符号几乎都没有了。要么就是一个点一个点地分散着,例如耿家巷片区的润居、邱家祠堂,九思巷里的冯家大院,当然还有水井坊,都形不成规模。

在国内其他城市,例如北京也还保存着几百条老胡同,只是在内部进行现代化改造,方便居民生活,从外面看还是一派古风古貌。成都也应该借鉴这种方式。现在大家都在看着水井坊的改造,据我所知,政府专门聘请了专家对水井坊片区每一间房屋内的构造都制作了复原图。希望改造后的水井坊,还能够保存它曾经的风貌。

(实习:罗谦)

孩子不爱吃饭
石家庄男科医院
白山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